乱草生

上一篇 下一篇

【翻译】Save me②(By:sevlow)

原址: https://m.fanfiction.net/s/3790771/2/
作者:Sevlow
*****
Chapter.2 坏掉的玩具

        带着被已经拳头握皱了的报纸,爱德华·艾尔利克冲进中央市指挥部宽阔的走廊,利刃般的双眼紧盯着路上遇到的任何军部人员。他来到一扇双开门前并猛地推开,目光愤怒地掠过屋内受惊而抬起头的人们。

        “他在哪?”看到大佐的桌子是空的时,他生气地问道。霍克艾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没有回答。

        “你好啊,爱德!”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我想我刚刚看到一个红色大衣的龙卷风吹过去了。”

       爱德回头看到修斯冲他傻笑着。爱德认为自己已经很累了,但他仍然晃了晃头,再次放任怒气驱使自己行动。

       “你知道这个吗?”爱德大声质问,举起手中的报纸推到中佐眼前。修斯暗暗叹了口气,接过报纸开始浏览眼前的页面。看了一会儿,他放松肩膀,将报纸递换给了爱德。

       “是的,当然知道。我在那里。”

       “但我以为阿尔和我让雷奥尔变好了!”爱德反驳着,再次看向了那篇关于就在最近发生在爱德以为自己带去和平的城市的一次战役的详细报道。很显然,许多士兵两个多月前被派去镇压城市暴动和武装反抗,但很快他们就被击溃了。后来到两个星期前更多的军队被派遣的时候,才组织了营救队去搜救被摧毁的军队。“见鬼,为什么大佐不告诉我我在雷奥尔所做的失败了?我发誓见到他时一定要在他脸上来一拳。”

       爱德本想继续他愤怒的演说,但中佐脸上突然闪过一丝震惊,于是他安静了。修斯窒息地停顿了很长一会儿,然后这个男人用手捂住嘴,依旧看着爱德。

       “哦上帝……你不知道……”他吸了口气,抬起目光看向屋子另一边的霍克艾,“我还以为你告诉他了……”

       “我以为你说了。”霍克艾回答,她的表情和修斯一样疑惑。

       “……告诉我什么?”爱德试探性的问。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情况不太对。

       修斯悲伤地低头看着他,好像全世界的重量压碎了他宽阔的肩膀。他把手拿下来,激动地握住爱德的肩膀。

       “雷奥尔的任务是大佐负责带领的。”

      爱德的喉咙干了。他没有读完报道,但他还是知道军队被多么可怕地摧毁了。六十个人中只有十九个在找到时活着,小部分死在了回来的路上和医院里。

      “……所以,他已经死了?”他小心翼翼地问,声音紧张而嘶哑。

      “不,他还活着。”修斯马上回答,“我们把他送回来之后他就一直在医院里了。”

       中佐叹着气揉了揉太阳穴,依旧用一种阴郁的神情看着爱德。

       “也许你应该和我一起去一趟医院,我正准备过去。”修斯最后用温和的声音说道。

       爱德的心在修斯说这些话时开始颤抖,灰暗的焦虑感笼罩了他使他感到发生了非常糟糕的事情。尽管眼前的男人一直在尽力保持平和,爱德还是可以确定他已经心烦意乱了。年轻的炼金术师之前见到中佐的大多数时候觉得他像一个乐观的开玩笑的人,少部分时间是热情的军人……但爱德从来没有见到他低落过,或者有什么事情能够像现在这样扰乱他的心情使他如此悲伤。

       “跟我来。”高大的男人调头转向走廊,贴心地提醒爱德走在他旁边。爱德依照他的话跟随着修斯来到外面上了车。没有多说什么,他在修斯发动引擎时坐在了旁边的位置上。离开中央司令部的时候爱德沉思地看着他,思考着大佐是受了多么严重的伤以如此打击他的部下。

       车程并不长,但压在爱德胸口的疑问不安和刺人的寂静使它显得漫长。他们把车在停车位上放好并下车,肩并肩地走向白色的高大建筑。

       他们步行穿过医院巨大可怕的正门后,爱德马上就被令人紧张的消毒水和防腐剂的味道包裹了。他的肚子开始疼痛,这气味使他猛然想起当初自己失去手脚时被照顾的那一段时间。他咽回恶心感并抬头看着修斯走到前台。

       “早上好,马斯·修斯!”台前一位和蔼丰满的中年护士愉快地说道,从她左手边的抽屉里拿出登记板递过来。“这位是你的朋友吗?”

       “你好,卡罗尔。”他亲切地笑笑,接过登记板并在访客栏里签上自己和爱德的名字。他已经来过很多次了,对登记手续很熟悉。“是的。没问题的话就把爱德华就写在我的旁边了。”

       “当然。当然没问题。”卡罗尔说着接过登记板。“不过这里有一些文件需要你今天走之前签一下。只是一些法律文件。”

       修斯看了她一下然后她笑了,友善地挥着手目送修斯带着爱德走过白色的走廊。空无一人的走廊里脚步的回声尤为明显,空洞的声音加重了爱德一边义肢产生的不均匀感。中校停在一间开着门的房前,转向爱德。一瞬间修斯好像是要说什么,也许是暗下警告他大佐的伤情有多么严重以使他在见之前做好心理准备……但之后修斯只是摇了摇头,示意爱德跟在他一侧进来。

       片刻间,爱德并没有跟上去。他站在门口的走廊,胸口的紧张到难受的心脏支撑着他迟疑着看向开着的门。他只能看到床脚,厚厚的帘子松垮地挡住了爱德视线里床上的人。修斯在床前止步,向病人微笑着。

       “嗨,罗伊!”他温柔地说,很明显在控制语调成像是在和小孩子说话。“你今天感觉怎么样,嗯?”

        爱德没有听到大佐的回答,但修斯也不像是认为会得到回应的样子。

        “我带爱德华来看你了。”他继续说着,鼓励爱德华鼓起勇气迈步走进房间。他慢慢走到修斯身边,当看到大佐时感到了一阵短暂而疑惑的安慰。

       男人受的受伤情况好像没有爱德想象的那么糟糕……没有缺少四肢,脸部和胸口没有毁容的伤口,没有凌乱的插在喉咙里的管子,或者是其他任何表明大佐情况严重的物品。爱德看到的是----遍布手臂和脸颊的大面积淤伤,缝合过的伤口,以及多种烧伤----它们看上去已经在愈合了,虽然男人的手臂上打着厚厚的绷带和石膏,爱德并没有看到其他的让人特别在意的伤势。

       直到他看到男人身上的枪伤他才意识到马斯坦伤情的真正性质。大佐现在很瘦,惊人而让人绝望的瘦。原来马斯坦的体型偏瘦,但宽阔的肩膀和肌肉优美的四肢总是充满力量。但是现在他几乎只剩骨架了。他比爱德上一次见到时一定轻了至少三十磅,每一磅都不是他这变形的身体能够失去的。马斯坦的娃娃脸变得消瘦且有棱角,他的脸颊凹陷,黑色的眼睛陷在眼窝里……

       ……但是他的双眼----爱德才发现它们是睁着的----是目前为止他身上最令人痛心的景象。空白的眼神直直盯着前方,虽然他的表情已经死了,无神的双目还是看向床边的窗外而不是天花板。他的眼前空无一物。它们是呆滞且缺乏生气的,让爱德想起了自己母亲心脏停止前那木讷可怕的空虚。

       马上,马斯坦这毛骨悚然的程度让爱德的心凉了,男孩意识到大佐已经死了,尽管他的身体还在维持着机能。他就像一个被愤怒的小孩摔坏的玩具一样茫然空洞。

       面对这幅惨状,爱德没能忍住地发出了柔软痛苦的呻吟。接着修斯叹了口气,再次把手放在男孩肩膀上,坚定地握住。

       “他……他遇到了什么?”

       “正如我们说的,”修斯迅速说着,仍旧看着他阴暗的伙伴,“他被俘虏而且虐待逼问信息。我们带他来时他的身体各部位都很不好,虽然现在恢复地很快,他的意识……嗯,长达五个星期的拷问让他成了这样。”

        “他之前有没有……有没有醒来过?”爱德艰难地发声问道。

       “他醒着的,爱德。”

       “不,我的意思是……他会一直像这样……一直这样……永远像个植物人一样吗?”

       修斯在听到“植物人”这个词是僵硬了一下,耸了耸肩。“不知道。我们找到他时他已经是这样了……一些和他一起的士兵说在这之前的好几天前就是了。”修斯绕过床边来到病人和窗户之间,将百叶窗合上了一点以免闪烁的阳光直接照射在大佐没有遮掩的脸上。

       “他能听到我们吗?”沉默了一会儿,爱德稍微走近了一点,胆怯地问。

       “你看,我也不知道。我每天都来和他说话,但他甚至没有对我的话有一点儿反应。”修斯再次悲伤地笑笑,弯腰轻轻撩开没有表情的脸上那凌乱的刘海。“你需要剪头发了,伙计。”他继续温柔地说着,用手背温柔地抚过大佐伤痕累累的脸颊。

        突然间,马斯坦的身体抽搐起来,他没能够把自己缩成一个自卫性的球。

        “氢,非金属;相对原子质量1.00794。氦,惰性气体;相对原子质量4.002602……”

       面对大佐意料之外的动作和语言,爱德跳了起来,焦急但充满希望地看向修斯,希望这是一个好的信号可是修斯并没有对大佐无力的咆哮表现出惊讶和激动。

       “他有时候会这样。”修斯沮丧地解释,迅速把手从马斯坦身上拿开。“一般是在痛苦的时候,不过外界有很大噪音或者仅仅是有人碰他时也会这样。他从来没有说过其它东西……只是一遍一遍罗列化学元素。”

       爱德的肩膀垂下,再次凝视大佐时喉咙紧绷,无声地努力接受他的上级指挥官不光被严重虐待,而且精神也趋于疯狂的现实。爱德知道修斯正看着他,这也许是唯一一个能够让他忍住不会因想到这件事而流泪的原因了。爱德经常向和他说话的人宣称他有多讨厌大佐,但爱德也知道大佐一直关心着他和阿尔,插手他们的事物,尽最大的努力保护他们……以及作为回报,爱德也会暗地里刻薄别扭地关心他。所以现在,看到他是如此……如此脆弱和迷茫……这很难让人立马接受。

        “锂,碱金属;相对……”

        “好吧。”修斯开口,安抚着大佐,用低沉的声音说:“我得在我忘了之前处理了那些文件。这需要一些时间,原因的话你可以在这里陪着他。”

       爱德不适得点了点头,不认为自己能够出声。修斯友善地拍了爱德的肩膀后走到门前,声音微小,充满同情。

       “如果有事,我就在走廊。”他对他说。出门之前最后看了马斯坦一眼。

       爱德现在是一个人了,除他之外只有活着却没有生命的大佐罗伊·马斯坦的身体在房间中念着轻柔尖锐的字符,那些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词语。

       “哦大佐……”爱德的声音嘶哑了,他走到床头,窗边温暖的阳光洒在他的背上。“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碳,非金属;相对原子质量12.01078……”

      爱德蹲下使自己可以近距离直视紧张性精神病患者的双眼,试着去平息扭曲了他内心的伤痛。这是爱德的错吗?他是在雷奥尔造成了很大破坏,但他认为总的来说是让城市变得更好了……康奈尔主教被罢免,人们知道了谎言后面的真相,这难道不是好事吗?显然不是。首先如果爱德没有去那里,起义也许甚至不会发生吧?是他执意研究贤者之石才引爆的吗?如果不是爱德,马斯坦也许现在正坐在桌前抱怨他的工作日而不是躺在医院里系统地罗列基础原理。

       “氧,非金属;相对质量15.99943。氟,卤素;相对质量18.998503……”

       爱德叹气,微弱地笑了一下。“氟的相对质量是18.998403。”他温柔地订正,“不是5。”

       随着爱德的话,马斯坦的声音停了。

      “相对质量……18.998403……?”长时间的停顿后大佐重复道,很明显他单调的胡话变成了一个问句。

       震惊的,爱德的心脏停跳了一拍。大佐听到他了?而且,确确实实地回应他了?大佐再次陷入沉默,微皱的眉头好像是在等待爱德回答他。

       “是、是四……我确定!”爱德最后终于出声回答,扫了门口一眼徒劳地期待修斯可以回来。

       马斯坦眨眨眼,黑色的眼睛渐渐聚焦在爱德身上,死死地凝视着他的下属,脸上充满疑惑。但马上,慢慢地,他的眼睛充满惊慌,黑色瞳孔锐利地收缩。

       他的嘴唇分开,说出的话语充满着十足的惊慌和单纯的恐惧,激动的情绪让空气击打着爱德的肺部。

       “快跑!!”他呼喊道。
***********************************
       修斯叹着气沿着走廊回来,手放在兜里。他不喜欢成为最好的朋友的医药代理之后随之而来的法律文件,虽然它们完全是有必要的……幸好这回只有一些需要签字确认的文件。大部分文件马斯都按照罗伊的意愿坚持了。罗伊坚决不想用机械维持生命,当他最后的愿望也不能实现时,这意味着抉择将很难产生。

       技术对罗伊是,也不是生活保障。他的心肺都在自主运作,但他确实需要用管子喂养,还有其他一系列权衡过后需要的生命保障,即使它们都很温和。不久后马斯就得觉得是否需要生命维持,如果他决定完全尊重罗伊·马斯坦的意愿,就意味着要活活饿死他的朋友。

       不过幸好他还有几周的时间去思考……现在不要决定是最好的。

       “中佐!”

       听到爱德从罗伊的房间传出的尖叫时,马斯猛地抬头,心脏开始疯狂地跳动。他冲过走廊,脚步打滑地停在门口。

      “爱德什么----”他说,然后凝固了。

      “爱德他们会杀了你……你必须得逃!”罗伊正在试着坐起来,同时绝望地对爱德说。“他们正在找你,但我什么都没有说……我发誓我没有告诉他们……”

       “他突然开始激动了!”爱德急促地说,一边试着把大佐按在床垫上。“做点什么!”

       马斯冲上前去,大佐终于注意到他了。罗伊完全坐起来然后看向他,然后把自己挤进马斯和爱德之间好像是要保护男孩。

       “我、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罗伊再次向爱德发誓,身体向后用背紧紧贴着爱德,无光的双目怒视着马斯。马斯可以很明显地发现他产生了幻觉而且意识没有完全清醒。

       “罗伊,已经没事了。”马斯试着安抚,慢慢抬手伸向他的朋友。罗伊好像以为会被攻击似地后退了,但还是毅然地试图在他混乱意识中的危险前保护爱德。马斯向前非常温柔地把手放在罗伊肩上,希望柔和的接触可以让他意识到现在是安全的。“你现在在医院,在中央市,已经没事了。”

       片刻后马斯温柔的触摸似乎成功地让罗伊冷静下来了,他激昂的情绪开始恢复平静,护着爱德的一只手臂慢慢放下到了床上。爱德看了一眼马斯,又重新盯着罗伊,不知道该做什么。

       “也许你应该先离开房间,爱德。”马斯轻轻说,他的目光始终注视着罗伊。爱德点点头,很明显他因刚才发生的事动摇了,他慢慢离开身后的大佐。罗伊看向他,呼吸开始急促,恍惚之间看到男孩站在马斯身边时喘息变得惊恐。

       “不……不要碰他!”罗伊辩解,声音中的痛苦像玻璃片一样集中了马斯。“他只是一个孩子……他什么都不知道……”

       马斯把手收回来,暗暗把爱德向门推了推,希望他能够明白暗示并出去,想着爱德不在房间也许罗伊就可以控制住自己。另外马斯真的不认为曾经的大佐希望爱德第一时间看到自己这个样子。男孩离开对所有人都是好事。

       然而罗伊并不想让马斯在推爱德时和他有短暂的接触。这个精神错乱的男人发出野兽般刺耳的吼声扑向马斯,依旧试图从只有他自己能看到的邪恶面前保护爱德。马斯连忙紧紧抱住他,担心如果不控制住罗伊的话他会在癔症中伤害自己。

       罗伊有些呼吸过度,狂热的眼神显示出他的身体和意识正在紧张地对抗着恐怖和混乱。床侧的心跳监测仪发出刺耳的警报声告诉马斯现在罗伊的心跳严重超过临界值。他需要冷静,否则早已虚弱的心脏会完全坏掉。

       “我不会伤害他的……是我!马斯!”马斯试着安抚他,他的声音断了。他慢慢坐在床边扶着大佐,努力保持音调明亮。“你在这里是安全的,你和爱德都在这里。”

       罗伊在马斯怀中尖叫着虚弱地挣扎,但他早已太过疲惫无法挣脱手臂的束缚。

       “快跑,钢!快!我不能……”罗伊的目光越过修斯的肩膀向男孩哀求。马斯回头,看到爱德被大佐的吼叫惊地呆住了。

       “出去,爱德!去叫护士或者其他人!”马斯冲他喊。

       爱德华如同被一耳光抽醒一样从惊恐的迷茫中回过神,迅速转身跑出门去寻求帮助。

       “拜托,罗伊……”马斯转过来对缩成一团的恐惧颤抖的男人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先冷静下来。”

       “求求你,求求你们不要……”大佐说着,他吐出的话语就像惊慌的败犬在害怕来自主人的又一次殴打。“住手,求你……我已经说过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听到这些痛苦颤抖的话,马斯的心碎了。他可以想象罗伊在脑海中经历了多可怕的事情才能如此哀求。中佐把他最好的朋友抱得更紧了,将脸埋在对方胸前。

       “哦罗伊……我很抱歉……”马斯低沉地轻道,即使男人正在蠕动尖叫着远离他,甚至没有注意到他朋友令人悲哀的话。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马斯听到身后的门口传来嘈杂声,然后一双女性的手紧紧握住罗伊的肩膀,温柔而坚决地把他从马斯的拥抱中分开后强行放回床上。马斯刚抬头就被护士推开以便完全控制歇斯底里的病人,同时另一个护士把一剂纯净的液体打进静脉注射管中。

       “你们得离开这儿。”拿着注射器的护士说着对马斯歪了下头,示意他到外面走廊去。马斯站住脚,在看到镇定剂在罗伊的身体中起效时用制服袖子擦了擦眼睛。罗伊开始平静下来,随着一声惊慌的呻吟,他的眼睛慢慢阖上,身体在床垫上放松了。

       “来吧,中佐。”身边传来声音。马斯低头看见爱德用手肘碰了碰他,然后带着他离开了房间。两个人站在门口,试着越过帘子观察情况怎么样了,但他们都只能看到护士忙碌的模糊身影。

       马斯和爱德交换了不安的一督,中佐用颤抖的手穿过黑色的头发,试图平静慌乱的心跳和减轻喉咙痛苦的紧张感。

       “你……你做了什么让他被影响成那个样子?”马斯还没有从罗伊突然而暴力的转变的震惊中缓过来。

       “没有!”爱德为自己辩解,明显非常沮丧。“他把氟背错了,所以……所以我就纠正了,然后他就……就发狂了。我没想吓到他的,我很抱歉。”

       “哦,不要道歉,爱德……”马斯轻轻地说,嘴角扬起一丝无力的微笑。“这是我们带他回来后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所以这也许是个好的信号。他甚至可以认出你了……这是一个进步,你不觉得吗?”

       爱德耸耸肩,不再看马斯。也许这样关心的安慰让他有点受宠若惊了。
**********************
       “我的意思是,这是好的信号,不是吗?”

       格蕾希亚·修斯轻咬嘴唇,然后对着电话叹了口气,为丈夫声音中不顾一切的希望而痛苦。马斯用医院的电话打过来告诉她罗伊有短暂的失控,意识有些发狂。

       “我不敢保证这是好的信号,但这当然是令人欣慰的。”她谨慎的回应,“是什么引发的吗?还是说是突然开始发狂的?”

       “我相当确定是爱德用某种方法引发的。亲爱的,罗伊甚至认出他了!他还喊了他的名字!”

       “他认出你了吗?”

       “……没有。”

       格蕾希亚的心为这一个词中包含的无声的悲伤而紧缩。沉默了一会儿,马斯继续,

       “无论如何,护士说我可以在这里过夜。我想呆在这里以防万一……你知道……万一再发生什么事。”

       “可以,宝贝。如果发生了任何事情了让我知道。只是……只是不要期望太高了,马斯。”

       “……好。好的,我知道。”

      “我爱你。”

      “我也爱你。帮我给艾莉希亚一个晚安吻。明天见。”

       挂断。

**************
TBC.
(把军衔统一成了日式的。我喜欢“大佐”这个词的写法www)

评论(21)
热度(78)
©乱草生 | Powered by LOFTER